0 March, 2009 | 清心流 · 安見閣

BY: 清流

Blog /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 / 阴影手记

Comments: No Comments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I 魔术师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魔术师的个性类似于优等生,不过确切地说是脑子很“聪明”、很“机灵”的那种学生。不一定最用功刻苦,但知道如何把自己的成绩搞得看起来不错,虽然时不时接老师下茬儿,但每次都能顺利过关成绩又好别人也拿他没辙。主意多脑子灵光是这种人的典型特点,他们总能用一些别人想不到的法子把事情快速完美解决。因为聪明伶俐,所以也比较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人缘也不会太差。而且对新东西都吸收得很快,举一反三也没什么难度,只要不让他每天都干一样的活儿,做什么也都还算顺手。基本上,有看过一些塔罗书的人应该都知道,如果抽到魔术师,那不管是问过去、未来都一定蛮不错,问人也必然是聪明风趣,考试自然是会过的,案子自然是能拿到的,恋爱自然是相谈甚欢的,有什么不顺自然是会时来运转的~

不过这次我倒是想说说魔术师的另一面。其实,魔术师是一张很虚浮的牌。如果以大牌组从0到21的顺序比拟人的发展,那么作为一号的魔术师事实上是处在发展的最初级阶段,虽然在别人看来光鲜亮丽,却是个内里空空的角色。“小聪明”和“大智慧”之间是有本质不同的,作为在街头卖艺营生的魔术师来说所,所凭的其实不过是一张嘴和偶尔的急中生智,而耍着那点小聪明就想行遍天下却是不可能的。也正因为如此,魔术师带来的好运都是来得快去得快,不稳定的东西。论朋友,都是嘴上的禁不起掂量;论课业,考试能过学的却落不下多少;论投资,盈利来得快数额却不大也不易持久……魔术师就像你某天回家在路上突然捡到的一张百元大钞,能让你美上一阵儿,但没多大功夫你就发现刚捡来的那张百元大钞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又被自己花掉了(不过魔术师并没有偏财的意思,这只是一个例子,一般这一百块还是有你个人努力在里面的,比如你走路的时候在地上找得很认真~)。这也是为什么魔术师在占星上对应的是掌管现金以及新闻八卦的水星——一切都是流动的,又是单薄的。

如此单薄的魔术师在外人看来却能够如此优秀,是因为他天然就很要面子,也很花力气去维护面子的缘故。而且,他那个口才好真不是盖的。不时夸夸口,必要时也扯扯谎,想法天马行空,却也能讲得头头是道,不时就蒙得你一愣一愣的,转过头来再想,你却又记不起他有说什么金条玉律。对新生事物异常开放,可以达到还不知道手里拿的是什么就可以对其夸夸其谈的程度。其实这种人很多都是做销售的好料子,尤其在年轻时候,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有些“社会精英”你站在三米开外就感觉他辐射出一种“精英射线”,如果你恰巧遇到这种人,再想想魔术师,必然能对同时对塔罗和你面前的那位仁兄加深很多理解。

无论如何,短期来说,魔术师仍然是一张不错的牌,正位算得上“小吉”,虽然上面说了魔术师的种种潜在问题,但好运气不管长短,又有谁不愿意要呢?况且只要意识到这些潜在问题,以魔术师来说要着手解决也不是难事,魔术师在应付世俗事物上的能力还是无可置疑的。另外,就我个人的经验来看,虽然塔罗和占星并不是一一对应的,很多对应定义的都很模糊,但是也有个别对应是比较稳定的,而魔术师和水星的对应就是其中之一。因此有很多魔术师的问题解不开也可以诉诸水星相关的释义解决。比如可能会去什么行业,人品如何,甚至日期星期,都可以参考,凭空多了无数发挥空间。至于魔术师的逆位嘛……你知道一个人撒了五十多个谎突然穿帮了是什么感觉么?聪明的撒谎者不会给别人留下把柄,就算穿帮了说到底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损失,但若人人都知道你是骗子,那有没有把柄留在别人手上其实早已不是问题了。海口是不能随便乱夸的。

BY: 清流

Blog / 千夜谈

Comments: 1 Comment

荣格的原型理论

荣格的理论虽然听到过不少次,但是对荣格一直没有太多好感,当然,也没有特别的恶感。只是他的理论实在太适合拿来发挥,以至于我从别人那里听到的版本不是太过浪漫主义,就是及其形而上学,就算根据常识判断,听起来也不太像真的……不过我对大多数理论都还是持相当开放的态度,因此当得知波士顿荣格学院有关于原型理论和萨满主义的讲座,并且内容还涉及生理心理,就决定去听听看。以下的内容是部分听课笔记,主要是对于原型定义的讲解,因为这是最容易拿来发挥的概念,也是我一直感到比较困扰的部分。而这位教授对于原型的定义,我觉得比较合情合理,仅供大家参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Edited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荣格认为本能其实是一种典型行为模式,即当我们遭遇一定情况就会立刻做出特定的行为;而相应的,原型则是一种典型的理解模式,即当我们感知到一定事物就会立刻产生特定的理解。原型和原型意象(即我们平常所说的“原型”)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原型不是意象、图像,而是人类在千百年进化过程中留在神经系统、大脑和身体中的烙印,是对于特定事物的特定认知及模式化的理解。

原型具有比较复杂的结构,它包含以下成分:

* 意象(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原型”)
* 右脑内的认知模式
* 边缘系统内的情绪反应
* 荷尔蒙放出
* 身体/大脑的特征认知

原型可以以这种方式进行运作:看到特定意象(美女),该意象激活右脑内的认知模式(觉得她很美),边缘系统开始产生情绪反应(开心),进而开始排放荷尔蒙(兴奋了…),直至身体和大脑产生特征认知(想和她上床)。这只是一个类比的例子,也许不太贴切,但能够大概说明反应过程。其实,这个过程也可以反过来,事实上荣格认为其中任何一环产生反应都可以引起原型启动,比如YY也可以令你荷尔蒙放出,生活开心也会令你保暖思淫欲,不过原型启动最终总会以产生特定理解表达出来。

另外,荣格还认为原型不是孤立的。虽然荣格提到各种不同的原型,如阿尼玛、母亲、英雄等等,但同时荣格又相信,事实上这些原型又都是同一个原型。字面的解释非常复杂,但我们可以把原型想象成一块带有全息图像的镭射玻璃,当玻璃摔碎的时候,不同的碎片的名字可能是阿尼玛、母亲、英雄、自性等等,但是当你把任意一个碎片捡起来看的时候,你会看到整个原型的图像,而不是单一的阿尼玛的图像或英雄的图像。也因此,当你激活任何一个原型,或者原型的任何部分的时候,所激活的其实都是人所遗传下来的整个理解模式,这就好像我们念书不可能只念书里的某一行,走路也不可能只伸大脚趾一样。

原型不是人类特有的,动物、鸟类、昆虫都有原型。荣格最喜欢用来说明原型的一个例子是关于丝兰娥(yucca moth)的。这种娥一生非常短暂,它们根本没有时间从其他同类或者异类身上学习任何知识,而它们的一生又异常复杂,需要进行多次蜕变,最后还必须找到含苞待放的丝兰花产子。丝兰娥在其短暂的一生中根本没有机会学习丝兰花究竟长什么样子,更不可能学到什么叫“含苞待放”,但是只要丝兰娥成虫遇到含苞待放丝兰花就必然立刻去交配产子。它们显然天生就“认识”含苞待放的丝兰花,这种认知写在它们的身体系统里。只要它们感知到丝兰花,身体系统立刻就会令他们产生应于此处产子的理解。这种认识理解的典型模式(pattern)就是原型了,也因此,荣格在整个生物界都可以看到原型。又由于进化论认为物种由低级逐渐进化到高级,荣格进而也相信,这些原型也会随着进化带入高级生物体内(既然某些生理结构是会进化进入高级生物的,比如人类仍然有爬虫脑和动物脑),因此理论上来说,如果我们对人类的原型拨茧抽丝,像剥洋葱一样层层剥开,最后是可以找到蠕虫时代就存在的原型的,即我们与蠕虫相同的部分。

更广义地来说,原型在不同层面可以有不同含义(当然,它永远都是“典型理解模式”),详情可见下表。而在荣格的理论中,“情结”只是个人原型的体现。荣格认为情结可以习得,其过程就和我们学骑自行车是一样的。事实上,在荣格的理论里,情结完全可以被当成个人发展过程中与外界交互作用造成的神经系统变化形成的任意含有感知理解过程的模式,所以其实“骑自行车的过程”其实也可以被当作是一种情结,我们可以无意识产生感知理解的东西统统都是情结,应该说我们满脑子都是情结,没有情结我们简直没法生活。而弗洛伊德的“情结”只是这些情结中的一个特殊群体——这群情结被习得了,但其理解模式不适合当下的环境情况,甚至对人产生正确理解、做出正确反应造成障碍,所以我们不得不想法子改变它们(更可能的情况是制造出别的情结来代替它们),以便我们能够正常生活。、

以下是一张不同层面原型模式及其体现的表:

在荣格的理论中,原型的概念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荣格的整个下半生几乎都投身于对于原型的研究之中。而原型之所以对人如此重要是因为——原型提供给我们生活的意义。“意义”其实是不存在的,或者说我们不知道“意义”是不是存在。但荣格很确定,
当我们根据原型来行动的时候,我们就会产生一种“意义感”。这也是原型是先天理解模式的体现之一,千万年的进化令我们的神经系统天然地将有利于种群延续和进化的行为解释为“有意义”。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照看自己的孩子,当我们救出落水的朋友,当我们遇到心爱的异性,我们会感到生活是如此充实,我们的存在刹那间变得如此充满意义。很少有人问那种意义感从何而来,他们只是跟随着他们本能去追逐,而荣格相信,这种意义,正是原型为我们定义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想对这方面有更多更精确的了解(毕竟,在进行专业材料翻译的时候我还是有些力不从心),可以到John Ryan Haule(这次的主讲人)的个人网站找Evolution and Archetype这本书,这次演讲主要就是讲该书的内容,并且主讲人已经把书的初稿放在个人网站上,大家可以随意阅读。

BY: 清流

Blog /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 / 阴影手记

Comments: 1 Comment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0 愚者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愚者这张牌的编号是很神奇的,虽然现在是把它当作第一张牌来看待,但其实它根本就是一张放在哪里都可以的牌。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不管做什么都可能出岔子,因为说到底我们都是愚者。阿波罗神殿的石碑上早就刻了“人啊,认识你自己”,可是直到今天我们也还是对自己一知半解或干脆一无所知,所以“愚者”这个角色,我们大家都当定了,而且大有可能是要当一辈子的。也因此,时时告诫自己自己其实是个白痴可以说是永远不会错的。

在现实中,愚者的行为一般来说都是我们认为比较“离谱”的行为。举个例子,我有一个朋友谈了场异国恋,占卜的时候便抽到对方是愚者。实际情况是,我朋友是个20出头的小姑娘,爱吃爱玩,有大把青春可以挥霍,所谓恋爱也是半谈半玩。可对方已经是30出头,到了不成家立业就不行的年纪。作为一位接近中年的男性,绝不会看不出我朋友不可能安定下来跟他结婚,但却还是头脑一热谈了这场恋爱,最后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而这样明明往常不应该或者不会这么做,结果却发生的蠢人蠢事,就是愚者的表征了。也因此,但凡愚者出现在牌阵中,则以常人眼光来看,所发生或将会发生的事情一定会有点“不靠谱”,有点“玄”,有点“够呛”;不管是爱情、投资还是考试,统统都像在走钢丝。而驱动着这些事件、行为的,经常都是头脑一热,脑筋一拍,纯粹天然的驱动力推着就干去了,当真的是“没走脑子”。至于接下来会怎么样……人脑袋热的时候都不太容易考虑后果,未来也定然是“看来”形势一片大好就对了。

但“不靠谱”其实也未必不好。常人的判断未必就是正确的。当面临高风险高收入vs低风险低收入的抉择的时候,就是有人会去搏一把。否则那些赌场高手,商海精英,乃至参加极限运动的人都是哪来的?就像玩股票,玩的就是心跳。趁自己还有千金的时候,就是要过一把一掷千金的瘾(没有千金借千金也要过瘾),更何况这千金还有1%的概率能够抛砖引玉呢。概率虽然小,总有人轮到,你怎么知道就不是你呢?而且说实话,如果赢了这局,众人反而当他是英雄,因为成王败寇的道理千古不变。到时候反而是众人要后悔自己怎么当初一犹豫就没有下手……所以到最后究竟是谁暗骂自己是白痴还真难说了。至于占卜的时候,占卜师也无法替当事人做决定(一个真正的“愚者”根本就听不进去你在说什么),知会了他们如此种种风险机缘,便也就由他们性子去就好了。

逆位的愚者与正位相比,成功的概率就更小了,虽然我很想说那个数字小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0.000001和0之间也还是有差别的,姑且也就让我们只当作概率小好了。逆位的愚者自己也知道情况不好,搞不好已经出现种种征相向他证明情况大大不妙,可他就是不愿意相信,坚决不接受事实。明明已经赌输了还是一股脑赌下去,不到一败涂地不能甘休,这样子就是逆位的愚者。人做事有惯性,事情做多了就会成瘾,更何况还处在想逃避现实的情况下。英文有个词叫desperado,大概意思是“亡命徒”,颇符合愚者逆位的感觉(但注意愚者做的事情并不一定是犯罪行为,只是这种亡命心态实在很像罢了)。Eagles还唱过名为“desperado”的歌,歌词也大可拿来借鉴,只是事情发生在真实世界,就没有那么浪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