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February, 2010 | 清心流 · 安見閣

BY: 清流

Blog / Portfolio / 千夜谈

Comments: 7 Comments

冥想灵修与心理治疗

From “Even the Best Meditators Have Old Wounds to Heal” by Jack Kornfield in Paths Beyond Ego
Translated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对大多数人来说,冥想和修行不会解决你的所有问题。它能够成为你开放和觉醒过程的一个重要部分,但不会是全部。我以前相信冥想和修行可以引领我进入一个高层次的宇宙真理之中,而心理学、人格、还有所有我们的“小把戏”都是与之无关的低层次事物。但经验和非二元的实像告诉我,事情并非是我想象的那样。如果我们希望结束痛苦,发现自由,我们就不能把这两个层次全然分开来看待。

对于意识来说,我们身体和思想的各个部分都是半分隔的。对某一方面的觉知不会自动迁移到其他方面,尤其是当我们怀有深刻的恐惧或曾经受过深刻的伤害的时候。这一点对每个人都适用,不论是老师还是学生。因此,我们经常会发现一些冥想者对于自己的呼吸和身体有深刻的觉知,却对感觉一窍不通,或者深刻了解意识和思维如何工作,但在如何对待自己的身体方面毫无智慧。

觉知只有在我们愿意关注我们全方位的痛苦的时候才真正有效果。这不是说我们要陷在自己的过去中,而是说我们应该学习如何应对和解决自己过去的巨大痛苦的障碍,以便将自己解放出来——而这类工作最好是在心理治疗中完成。

冥想和灵修很容易被用来压抑感觉和逃避生活中的困难。面对痛苦是很困难的。很多人拒不面对他们痛苦的根本个人和心理原因,因为经历和面对身体上的疼痛、我们的过去、以及我们的有限之处本身确实相当痛苦,这种痛苦甚至比在静坐的时候面对那些普遍的痛苦还要来得痛。我们害怕自己,害怕自己的痛苦,因为我们还没有学会如何用它来促进自己的灵修和打开自己的心。

我们需要审视自己的人生,问自己:“我的哪部分觉醒了?又有哪部分是我在逃避的?我利用灵修来隐藏那些部分了吗?我在哪方面比较有自觉?而哪方面是我仍然恐惧、纠缠、禁锢的?

在很多方面,用好的西方疗法来处理比用冥想要来的迅捷成功得多(如面对悲痛和完成遗愿,沟通和建立成熟的人际关系,性与亲密关系,事业和工作问题,特定的恐惧症,早年心理创伤等等)。我们的这些重要方面不能仅仅被当成是“人格问题”。弗洛伊德说他希望帮助人们去爱,去工作。如果我们不懂如何去爱,不能为这世上做有意义的工作,我们的灵修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在这些方面,冥想固然能有所助益,但如果你静坐过后发现仍不能完全解决问题的时候,找个好的治疗师或者通过其他途径来解决这些问题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当然,也有很多平庸的治疗师,很多疗法水平有限。跟冥想一样,你得去找最好的。除了四、五十年代的传统心理疗法,现在也有很多新的治疗师发展出了很多具有灵性基础的疗法,如精神综合(psychosynthesis),赖奇呼吸工作(Reichian breath work),沙盘游戏(sand play),以及所有超个人心理学疗法。好的疗法就和好的冥想方法一样,用觉知来释放恐惧和依恋,驱散迷惑和不必要的痛苦,治疗心灵,而不是专注在我们的个人故事上。通过一些超个人心理学方法,一个人有时候能够实践最深的无私和无执。

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应该为了心理治疗放弃冥想呢?不。心理治疗也不是完全的解决方法,只有意识(consciousness)本身才是。但意识的成长是螺旋的——如果你追求自由,那么我能告诉你的最重要的事就是这一点。有些时候内在的宁静是必要的,而接着就要将外部生活整合到这种宁静之中,当然也有些时候,我们会需要从心理治疗师那里得到帮助。

这些事情都是灵修中同样重要的阶段。并不是先发展出一个自我,再放开它,发展与放开是同时发生的。任何灵修阶段都可能包括三摩地和寂静,接着是对于家庭历史与创伤的经历,然后是将其放开,然后是更多个人问题的出现……所有这些都可以成为灵修的一部分,而最重要的是面对这一切的勇气。只有如此,我们才能发现我们追求的对自我和对地球最深的疗愈。

PS: 翻译的时候awarenesss, meditation, mindfulness和consciousness在不同情况下进行了不同的翻译处理。

PS PS: 本文作者Jack Kornfield主要进行的是佛教系的修行,其经验不保证对其他信仰和灵修系统也适用。

BY: 清流

Blog / Portfolio / 千夜谈

Comments: 2 Comments

Kübler-Ross的死亡/悲痛阶段理论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这一次作为塔罗经验谈·死神牌的辅助材料,清流来简单介绍一下Kübler-Ross的死亡/悲痛阶段理论。这个理论其实非常简单,主要内容就是Kübler-Ross发现人在面临死亡(Kübler-Ross的研究主要还是关于肉体死亡的)的时候,通常都会经历五个心理阶段。这五个阶段分别是:否认、愤怒、谈判、抑郁、接受。清流会结合下面这个视频来说明。视频是英文的,不知道谁做的,我大概翻译了一下,因为很口语,我英文水平又很一般,所以只是意译。之所以一定要给大家看这个视频是因为,这个视频真的很搞笑,讨论死亡论题时候,我们需要一些轻松气氛。而且基本上没有人看完这个视频还记不住五个阶段是什么的。

阶段一:否认
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估计根本就不是流沙,到时候大家可以一起聊一下这事乐一乐,呃……(心虚了)
[通常这个阶段是不可能持久的,早晚当事人都会意识到确实有问题。]

阶段二:愤怒
这TMD太完美了!混蛋流沙!混蛋丛林!我现在简直想找个人揍他的脸!TMD!TMD!啊啊啊~这个混蛋丛林!啊啊啊~(吡声是由于美国电视台有七个脏字不许说,如果电视节目中出现会用吡声掩盖,视频作者为了搞笑也这么干……)
[这是愤怒情绪大爆发的时期,当事人看什么都绝对不会顺眼,而且会把这种愤怒投射到他周围的所有人事物上。]

阶段三:谈判
你在那吗?上帝。这是我,长颈鹿。如果你再给我个机会把我救出这个流沙,我保证,我保证,我再也不会在你的塑像上放xxx(这里真的听不清,反正这条件非常诡异)……你觉得怎么样?
[当事人会开始放弃一些东西以换取生存机会,他的谈判对象可以是医生、亲友,也可能是上帝。基本上这时候当事人已经开始接受自己会死的事实了,但还是存有侥幸心理。]

阶段四:抑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这个真的很好翻)
[这时候当事人其他逻辑和社会功能基本不运作了,完全沉浸在悲痛之中,理想状态下,在这个过程中,当事人也会逐渐发现自己生命中珍贵的东西,并重新发现爱。]

阶段五:接受
你知道吗?我觉得这事OK。我打赌天堂上都是好吃的嫩叶,每个人都有个靓妞~上帝,带我走吧~让我见证你的荣光~~什么?我好像到底了……TMD……(结尾纯属作者恶搞……)
[这时候当事人已经为死亡做好了准备,这也是最平静与安详的时期,死亡的庄严与净化能量会在这时候显现出来。]

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是正在经历死亡过程的当事人,或者在为亡者哀悼的亲友都会经历五个阶段,这也是为什么这个理论叫做死亡/悲痛阶段理论,而不仅仅是死亡阶段理论。另外,即使我们已经知道整个流程是如此,我们也不能强制加快或减慢这一流程,显然这个流程有自己的节奏。而且研究还发现,取决于死亡到来的迟缓,这个流程也会自动加快或减慢,所以我们实在是无需担心达不到最终阶段的,只不过过程中的心理痛苦肯定是难免的。

BY: 清流

Blog /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 / 阴影手记

Comments: 1 Comment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 XIII 死神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巴巴变我觉得是不可能恢复了。以后国内还有没有可能出现可以使用外链的服务还不清楚,国外的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很多都不能用。这次我暂时先传到flickr(因为实在没有其他选项了),各位先试试凑合着看吧,看不到也不过是和用巴巴变一样的结果而已。不过看不看得到都给我个信儿。

—————————————————

由于某些特殊的个人原因,清流决定先写死神。此文是送给清流一位好友,希望他会喜欢吧。倒吊者会在下一次补给各位。

死神这张牌其实并不难,相信没有人会搞不清死神的关键词——死亡。只不过这个死亡却能以很多种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导致这张牌在论断中有时也相当棘手。通常当我们想到“死亡”的时候大多都只会注意到肉体的死亡,比如事故、病危等等,但其实在塔罗中,这类灾难性事件更多时候是用塔来代表的;而死神所代表的更多是其他形式的终结,而且这种终结可以说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不停的发生着(当然,在其他如塔、宝剑十等牌辅助的情况下不排除论断个体死亡的可能性)。离开一个公司可以说是一个终结,写完一篇论文也可以说是一种终结,甚至你晚上去了一回死皮都是一种终结。大到合同结束、婚姻关系终止,小到你晚上睡觉早上起床,我们每时每刻都与这种终结共存着,所以抽到死神牌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可是人都是害怕改变的,正是对于改变的恐惧制造了人们对于自己所熟悉模式的终结的恐慌,也因此“如何面对改变”其实才是死神牌中真实的课题。在正位死神的情况下,当事人通常还是有能力面对即将到来的改变的,占卜师要做的无非只是提醒当事人改变已经来临了,要为此做好准备而已。而且由于死神是大牌,这种改变说到底还是无法抗拒的,甚至是当事人自己邀请的(比如自己提出辞呈)。由于死神牌所带来的急剧改变,当事人必然会经历一系列与“死亡”这一论题有关的心理过程,关于这个过程的大概流程,请参考Kübler-Ross的死亡/悲痛阶段理论

随着死亡一同而来的,是它的对立面“新生”,类似的情况我在正义牌中也讲到过。其实有不少大牌的解释和解决方法中都暗含着该牌基本牌意的对立面,大家有兴趣可以研究探讨一下。物质是不灭的,能量是守恒的,当旧有形式无法再适应新的环境、为新的需求服务的时候,旧有形式就会解体,而随之而来的,就是新形式的诞生。明天在实质上并不一定总是更好的,但是新的形式总是能更好的反映当时的状况,因为这正是它诞生的原因。

正位的死神牌本身并没有明确指示出这种改变究竟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虽然由于人天然的对于改变的抗拒,当事人大多都会产生一些负面的心理反应,但事实情况其实不一定是负面的,在论断中占卜师还是要依赖其他牌来得出详细的论断。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说单张牌占卜其实是最难的,在没有其他牌辅助参考的情况下,尤其是大牌,论断可能性实在太多,单张牌实在很难说明什么具体问题。

就以死神这张牌来说,曾经有一个朋友找我占卜,问他和他女朋友的恋人关系未来发展怎样。虽然我当时用了牌阵,但当初占卜时过于专注在单张牌的解释,牌阵在未来位置出现了死神,当时我朋友又比较迷茫,我就论断了他们两个可能会分手。但事实情况是,半年之后,他们结婚了。结婚确实也可以是恋人关系的一种终结,因为以后他们就是夫妻关系了,但这一点单看死神牌绝对是怎么也想不到的。也因此在占卜时,明确详细的问题是相当重要的,说到底牌阵是针对于该问题的解答,尤其是解读现实物质世界的情况的时候,读牌真的是要死死扣住所提问题的,这一点绝对不能马虎。

死神的逆位与死神的正位本质上并没有太大不同,一样是剧烈的改变,一样是旧有模式的解体,而不同的是当事人的主观态度以及这一改变所需要的时间。由于逆位抗拒和拖延的本质,逆位情况下,当事人主观上大多希望推迟改变、维持现状,即使挽回已经很明确是不可能的了。而当事人这一举动的唯一后果就是拉长改变所需要的时间,同时也拉长了其痛苦的时间。该来的总会来,倒行逆施所带来的只会是自我折磨甚至是毁灭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