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May, 2010 | 清心流 · 安見閣

BY: 清流

Blog / 平安京

Comments: 1 Comment

[杂志稿] 灵媒传奇

一样不记得是哪一期的灵媒稿件。我记得应该也是《心探索》“传奇”栏目的。之前说想看遥视的同学就先看这个凑合凑合吧。其实前阵子还写了一篇关于玫瑰十字会的长稿件,但那篇我是写全篇的(目前贴的我都是只写一部分),就不太好发出来了。各位要是感兴趣就自己去买了下载看吧。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本文谢绝任何性质任何形式的转载。

——————————————-

文/清流

开篇

灵媒,从字面来看,就是与灵体沟通的媒介。狭义上,灵媒专指能够与亡灵沟通的人,如我们传统上的阴阳眼就是灵媒的一种。这些人能够跟亡故的人沟通,并把亡者希望传达给生者的信息带到人间。传说一些能力强的灵媒甚至能在在大街上看到亡者走在人们中间,像看到常人一样。在与亡者亲属沟通的时候,这些灵媒能够将亡者的生平相貌说得一丝不差,让人不由心生敬畏。广义上,灵媒泛指一切通过任意途径能够与视觉不可见的灵体、鬼神或其他能量产生感应,进而进行某种形式的沟通的人。根据目前出现过的沟通对象来看,这些对象可能是生灵,也可能是死灵,可能与我们同在一个世界,也可能在不同世界,甚至是在宇宙的另一端。

古代灵媒

在古代,灵媒通常被称为萨满,他们是一个部落的灵魂人物,个别情况下也可能是统治者本人。即使是出于种种仪式净化要求令萨满不可能成为统治者的情况下,萨满也通常占有部落精神世界的统治权。在人类对周围环境没有控制能力,只能听天由命的年代,萨满通过跟精灵、祖先或其他能量沟通,带给人们宝贵的信息。凭借这些信息,人类可以决定未来的天时气候、狩猎采集的去向、婚丧嫁娶的日子、治病救人的方法,甚至是下一任部族首领的人选。

萨满根植与古代部落文化,作为一种民俗现象曾经广泛分布在世界各个大洲。海地的巫毒术、印尼的扶乩、印第安的图腾崇拜、凯尔特的德鲁伊、鄂伦春的跳神以及佩鲁的迷幻植物使用等等,全都是萨满文化的体现。由于不同的地域文化背景,萨满的形式、仪式、规矩也都多有不同。但全世界的萨满都有一些共同点:

  1. 相信灵体世界的存在。这些灵体经常以动物的形式出现,并可以对人类世界产生直接影响。灵体有好有坏,而萨满的任务就是控制这些灵体,或与他们交流协作,以帮助部族发展。
  2. 通过歌舞、击鼓等方法引导萨满进入另一种意识状态与灵体沟通。
  3. 萨满一般都能够治病,尤其是身心疾病,他们也负责帮部落成员解决其他困难矛盾。

传统萨满通常都是天生且“被灵体选中”的(一般来说是该部落崇拜的动物灵或祖灵选中)。萨满有时候是世袭的,也有一些部族中萨满的父母不一定也是萨满。但不论在什么情况下,当未来的萨满成长到一定年龄时(一般是根据该部族规定成人年龄前后),前任萨满和未来萨满就会收到某些灵体传来的讯息,传达新萨满已经被选中的消息。一旦被选中,此人就必须成为萨满,任何来自本人或他人的抗拒和阻挠此人成为萨满的行为据说都会带来家破人亡的恶果。而且此人不久就会患上灵病,这种病是灵体为了让此人为萨满生涯做准备而安排的,通常无药可治。大部分萨满会在病中经历如濒死体验一类的异象,然后再恢复健康。但也有人一病而死。所以传统灵媒的路其实是相当坎坷艰辛的。
随着近代工业、现代文化、国家政权的不断侵蚀,传统萨满的生存空间正在急剧缩小,很多地区的萨满活动已经濒临消失或早已消失,这也是民俗学和人类学研究中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我们的祖先曾经与什么样的灵体沟通,与他们建立了怎样的关系,又如何与大自然共荣共存,我们可能永远也无法知道了。但灵媒这一职业、人们身上天赋的灵媒能力并没有消失,灵媒也以其崭新的姿态出现在现代社会之中。

现代灵媒

现代灵媒已经摆脱了萨满的宗教民俗框架,随着法国教师阿兰•卡德(Allan Kardec)的《The Spirits’ Book》和《The Book on Medium》的出版,灵媒逐渐引起了大众的好奇,灵应板等一系列与“灵”沟通的工具被开发出来,与不可见能量沟通的活动也逐渐在后来的新时代运动中大面积流行起来,而如今新时代中与神、天使、高灵、导师等等的沟通可以说都是根植在卡德的招魂思想(Spiritism)之上。

其实每个人都有一定的灵媒潜质。虽然如阴阳眼、高灵笔聊这般能力没有天赋异丙或特殊训练不可能达到,但对周围的能量或说灵体产生一定的感应,当周围有能量出现的时候有所察觉其实是大部分人天生都可以做到的。这种能力可以说是人的一种本能,只不过由于长期现代社会的生活,我们这方面的雷达逐渐变得不活跃了,而我们也忘记了如何使用它了而已。

当周围有不可见的能量出现,我们第一个产生反应的部分是哪里呢?其实是身体感觉。这样的反应因人而异,有些人会感觉胃部有些微不适,有些是皮肤微麻,也有些人觉得胸口有少许压迫感……但由于我们长期与这种感应截断,这些反应会非常微弱,加上我们陷在忙碌的生活中,很可能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样,一次灵媒经验就和我们轻易地擦身而过了。而通过耐心培养我们的身体这个天然的敏感雷达,我们也能把这种天然灵媒感应能力找回来。

这是一个既简单又复杂的过程,需要长时间经验积累固然是一方面困难,但更难的地方在于,如果你问街上的人:你每时每刻都能感受的自己身体的存在吗?你知道怎么感觉自己的身体吗?十个人中恐怕有八九个人的答案都是否定的。我们已经在现代生活中和我们的身体离得太远,否则忘记吃饭、连续熬夜之类的事情就不可能频繁发生在我们身上和身边了。而以下就有一个小练习,帮助你学会感觉自己的身体,踏上成为灵媒的第一步。

  1. 在全身选择5-10个你想感觉的点,比如脚趾、臀部、胸部、颈部、眼部等等。
  2. 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平躺下来,深呼吸三次,完全放松。
  3. 躺一会儿,感受身体与地面/床或其他物体的接触干和被支持的感觉。
  4. 开始由脚到头一个一个感觉你之前决定的点。那里是不是有感觉?如果有是什么样的感觉?疼吗?痒吗?放松吗?紧绷吗?……只去感觉,不要对自己的感觉作出任何解释,也不要强迫自己一定要感觉到什么。
  5. 把所有点顺序感觉一遍这个练习就结束了。你可以一边感受自己的身体一边慢慢站起来回到生活中。

(熟练后你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随时对身体进行类似扫描,也可以根据需要改变感觉点。)

BY: 清流

Blog /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 / 阴影手记

Comments: 1 Comment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 XV 恶魔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恶魔牌稍微拖了些日子。其实这张牌也不能说是难解,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难讲,来回来去写了好几遍。希望大家看起来还比较顺就好了。虽然大部分情况下,恶魔都被认为是比较负面的牌,包括恶魔的牌面本身让人看起来也不是太欢乐,但恶魔的负面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一神教中恶魔形象的来源有很多种说法(各位可以自行考据,这里猫腻很多),这里我们就取一种比较常见的说法对恶魔牌来做个解释——也就是一神教中的恶魔形象来自于其传教过程中对于所在地其他宗教神祗的魔化。在被魔化的神祗中,希腊酒神狄奥尼索斯和牧神潘都是比较出名的。狄奥尼索斯是个注重享乐的神,爱吃喝玩乐,爱看戏,爱开party,爱驾着马车到处跑,而且还能带来和平(可能因为大家整天都吃喝嫖赌得很high就不去打仗了),在希腊人民中间广受崇拜。尤其传说狄奥尼索斯能将人带入天人合一的狂喜之中,因此希腊密教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是以崇拜狄奥尼索斯为主的。潘则是一个爱吹笛子爱自然,长得丑但还蛮有春心的可爱神仙,偶尔恶作剧一下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可是像这样显然不符合一神教道德观念又广受异教徒爱戴的神仙当然很快就成了一神教魔化的靶子,这两位神仙的形象也就很快从欢乐的神仙变成了贪婪的恶魔了。

从上面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出,恶魔本质上并不是什么坏人,只是被描绘成坏人而已,所以自然也就不能说恶魔牌是张坏牌。恶魔牌的本质是人原始的欢乐、生命力、本能和由此带来的与自然的亲近和纯真的狂喜,但是在不同的社会情境下,在不同方面使用这种能量,却可能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

恶魔牌追求纯粹、原始、无限的欢乐,所以它最适合在艺术和娱乐业中发展。正是在恶魔牌的光芒普照下,那些传世艺术作品才得以诞生,我们的娱乐业才能生机勃勃地发展,你家的party上大家也才能玩得尽兴。当然,恶魔牌所带来道德风险是在所难免的,传世艺术品在同时代人中大多不受欢迎,娱乐圈里黑幕永远少不了,在party上喝多了出门可能撞车,这些问题恶魔就不帮你保证了,你只能自己小心行事。社会环境也是这里需要考量的,在一个崇尚自由率性的社会里,恶魔牌的发挥余地就大一些,反之则比较危险。当然,无论何时,无论在哪里,道德的线什么时候踩、怎么踩,永远是门艺术。

至于其他的传统预测,尤其是在当事人抱持较强传统道德或者物质观念的情况下,恶魔牌总体来说不看好,当事人最后基本都会控制不住地把自己玩进去。一旦偏离恶魔单纯追求喜乐的本质,在其上赋予金钱、权力、名声、占有欲等等,原始的生命力和欢乐就会被玷污,并由此得出我们今天看到的恶魔的解释:诱惑、欲望、占有。局限于世俗与物质的人总是重复着同样的错误,将占有当作爱情,将金钱当作快乐和自由,将权力和名声当作是自我强大的表现。但最终,他们只会陷在他们所追逐的物质中,离他们真心想要的越来越远,而与真正欢乐越来越远的距离又会加剧他们追逐的执念,因此他们就进一步螺旋向下,大踏步地向着地狱般的人生冲过去了。

对于纯真的人来说,恶魔的正逆位没有任何差异,同样的能量不论向哪个方向流动都仍是能量本身。但对于会用物质代替心灵,将世俗追求当作真正的欢乐的人来说,恶魔逆位意味着他们终于能够看清他们的错误,意识到心灵永不能仅仅被物质满足。其实恶魔牌中有一个秘密,就是历代密教所传承的狂喜的秘密,但是那样的狂喜只有最天真的人才能体会,因为他们的眼睛能看穿所有世俗的迷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