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July, 2010 | 清心流 · 安見閣

BY: 清流

Blog / Portfolio / 千夜谈

Comments: 3 Comments

女性的灵性发展进程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最近读到一篇讨论灵性进程的文章,那篇文章主要是从女性心理学角度和环境心理学角度来探讨Ken Wilber的观点,理论化的论述这里就不细说,倒是作者有一个观点非常有趣,她提到:许多主流的灵性发展模式都是教授如何破除自我的窠臼,破除单纯使用理性的束缚,达到“与神合一”的最高境界;而这些发展模式主要都是由男性创造和流传下来的,这样的发展方法毫无疑问是适合男性的,但是否也适合女性呢?女性所需要在灵性发展中学习的会不会是不同的方面呢?

由于社会和生理的原因,大部分男性通常具有相对较强的独立性和进取精神,也更倾向于用左脑(也就是数理逻辑)去进行思考。因此,男性在灵性发展过程中容易遇到的问题通常是太过重视“自我”,过于急进,或者企图用理性和逻辑去解释所有问题,结果忽略了他们与周围的人与环境之间的关联和合一性,忽略了启示中的灵性部分。针对男性这样的问题,学习体会“联结”,学会避免单纯用理性去感知就显得格外重要,而许多灵性方法也都重视在此处。

女性的情况却恰恰相反,许多女性所遇到的主要问题是缺乏主见、依赖性强,容易为了环境和他人轻易牺牲自己的意志,以及感情用事。女性天然就深刻地意识到他们与他人和环境之间的连接,并且具有感受自我、他人、甚至周边环境的直觉和感觉能力,但却相对缺乏自我的独立性和理性思维能力。在单纯跟随男性需求为基础的灵修传统中,女性很容易不加分辨地接受外部思想的引导,很容易感觉到灵性的连接,但其自我的存在却很快完全湮没在他人或灵性传统之中,变得像小孩一样无知和容易被操纵,甚至可能出现倒退的情况。

当我和一个今年已经60岁的女同学聊到“女性灵性发展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可能是学会分辨自我和他人,学习如何在这之间维护明确的界限,学会理性地思考”,她马上就赞同地点头。她说她的一生几乎就是在学习这件事情。从她少年时期开始拉扯弟弟妹妹长大,到嫁给不适合自己的人,为那个人生了三个孩子,抚养自己的孩子长大,再到离婚,在事业上从头开始,建立起自己的公司……她走了许多歪路,也进行了许多灵性的探索,直到最近,她才终于能够感觉到她的自我的真实存在,了解到如何理性地去看待事物,而不是仅凭感觉。“联结”是需要主体和客体同时存在时才会发生的状态,即使是灵性体验也需要以体验主体存在为基础,否则就只是单纯的“消失”或“沉没”了。

现代社会是一个男性化的社会,每个人都被迫被置于一种男性化的框架中,不论是对于成就者的崇拜,还是对于个人意义和逻辑的强调,都是很典型的男性化表现,因而大多数的灵性方法在对治我们这个社会中的人的问题的时候,都还是很有帮助的。但同时,也许我们也要意识到,女性可能与男性有不同的灵性发展需要和过程,男女的短板各自不同,左倾的天枰和右倾的天秤需要在不同的托盘放上砝码才能各自达到平衡。基于这样的理解,我们也许能发展出一些更加适合女性的灵修方法,免得女性朋友像我同学一样,走到60岁才终于悟出点门道。

BY: 清流

Blog / Portfolio / 千夜谈

Comments: 2 Comments

闲聊美国的心理障碍诊断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前阵子美国心理咨询界比较有名的事就是DSM-V的草稿出了,其实这也是旧闻了,只是今天突然又想起来,就随便聊聊。

不学心理和精神科大概不太会知道DSM,其实DSM就是美国的精神和心理障碍诊断标准,V就是第五版的意思。精神和心理障碍的定义和诊断是不可能脱离社会和文化的,到底什么叫做“正常”如果不用社会和文化来做一定标准根本定义不了。当然这也就会产生偏见,而且社会、文化、科技都在变化,所以诊断标准每过一段时间就要修改一番,与时俱进~

第五版的主要几个大的改动呢,我觉得还蛮有意思,既反映了美国社会的一些特点,其实也和我们现实生活有些联系。

第一个大改动就是精神和心理障碍的定义改动了。过去定义的障碍的本质是“行为、社会、生理功能失调”,现在定义的本质是“生理心理功能失调”。虽然就差两个词,这改动可海了去了。之前我说过,人无法摆脱自己所在社会和文化的偏见,如果从社会行为角度去定义,就很容易造成大多数人看某一小搓人不顺眼就说他们是“精神病”的情况,导致心理诊断扮演起社会道德审判人的角色,心理治疗成了“思想工作”,甚至还有法律作用——这显然不是心理学意图插手的范围。而这次从偏向生理的角度去定义,就可以最大程度避免这种偏见的发生(虽然完全消除偏见是不可能的)。以后拿不出化验单就不要说人家是精神病了~

第二个大改动是把躁郁症的诊断改了,要求不能给小孩子随便诊断躁郁症。这其实反映了美国精神障碍诊断的一个现状。美国的医保体系比中国好不到哪去,药厂和医生也勾结得一塌糊涂,为了多挣钱医生就多诊断多开药。近些年,被诊断为躁郁症的小孩数量更是直线攀升,好多其实都是小毛病的孩子都被扣上躁郁症的帽子。躁郁症在美国给人感觉和精神分裂症是差不多的,属于重症,而且不少药物副作用也很大。因此本来好好的孩子由于被诊断成躁郁症,受到心理生理双重打击,最后活活给治成精神病的情况越来越多。公众呼声越来越大,诊断标准终于改了,特别说明小孩诊断要慎重,不疯到一定程度不能下诊断。国内对儿童精神病的诊断好像还没有太多讨论,倒是原来在百度知道上看好多父母都觉得自己小孩有毛病,上去问。其实学心理学的都知道,小孩有毛病,90%都是父母有毛病,那些父母要是能好好自省那就天下太平了。哪有那么多人刚生下来没几年就有精神病的?要是有那也是遗传的……

第三个改动比较有意思,谈到成瘾治疗的问题。我们老觉得中国人容不得人,容不得不同,小孩子连写字姿势都要一个一个摆成一模一样的,看人家美国多自由!其实美国人也不怎么容人,不过是体现在不同方面。美国人对成瘾特别敏感。由于社会本身比较疏离,人特别容易借酒浇愁;加上美国社会对这方面特别不容忍(好多在中国我们觉得是随便喝喝的,他们那都能诊断为成瘾),就导致大批批被诊断为XX成瘾的人出现了。连美国人自己都承认他们有“corrective culture”,就是老想矫正别人身上他们认为不对的地方。不过显然,一涉及到文化问题偏见肯定避免不了,对比上面提到的对于躁郁症的诊断限制,DSM-V在成瘾诊断方面毫无反思而且进一步大开杀戒,又添了个“赌博成瘾”(Gambling Addiction)和一个“OOXX成瘾”(Hypersexuality Disorder)。现在好了,喝酒多是有病,玩牌多是有病,连OOXX多了都是有病。有人开玩笑说:虽然现在还没有“开心成瘾”这个诊断,但相信DSM编写组已经在琢磨怎么把它塞进手册了。以后做人不能玩太多不能太开心,一玩一开心就成精神病了。不过话说回来,美国成瘾相关的心理障碍名头这么多,都还从来没出现过叫“网瘾”的玩意儿,这个看来就是中国特色了~

总体来说,我觉得美国还是有比我们优越的地方,就是他们出心理和精神诊断标准居然是先出草稿,然后放出来大家随便看,谁都可以提意见,他们根据意见再修改。我们就不知道是窝在哪里的一群人攒出来的CCMD-3了(中国精神疾病诊断分类标准)。当然,这群攒CCMD的人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中国人普遍不太理性,而且精神心理相关知识还比较匮乏,放出来讨论可能这个诊断标准不但不能改进,还会倒退……那也没什么意义了。

BY: 清流

Blog / 残心

Comments: 3 Comments

Mary Greer印象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前阵子采访了Mary Greer,一直想写个印象之类的,不过一直很忙,最近才总算有时间絮叨絮叨。

如果你是学塔罗的,而不知道Mary Greer是谁,那你真的要好好补课了。虽然现代塔罗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就已经完善了,但塔罗在西方逐渐热门也不过是上世纪7、80年代新时代运动以后的事情,而Mary Greer就是在这期间为推动塔罗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的一位。从80年代初至今,Mary写了将近10本与塔罗有关的书,涉及塔罗的各个方面,而深度方面,她也深入到现代塔罗的摇篮——黄金黎明中,对其历史和发展进行了研究。所以Mary可以算是塔罗界的一位教母级人物了。

最开始发现Mary是英美文学出身,我还担心采访的时候会沟通不畅。说实话,虽然文章写了不少,采访方面清流还是个新手,时不时还要找其他编辑朋友求教。而清流最不擅长的就是跟纯文科出身的人沟通——这主要是清流的理工背景造成的。而且我和一些理工朋友聊过,大家都异口同声,说不理解文科人在想什么。所以我想教育带来的差别还真是挺大的吧。

无论如何,Mary的采访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大概是由于多年的教学和讲座经验,Mary在讲解回答方面都显得游刃有余。不论问到什么问题都回答得很娴熟,听来都像信手拈来,其实却是深思熟虑的结果。而且为了让我完全理解,每讲到一点就会给我举一大堆例子,一定是讲到听懂了为止。采访中Mary还讲到一些和塔罗之间的趣事,整个过程笑声不断。我想这样的塔罗老师,打着灯笼都不一定找得着~我还问她愿不愿意来中国讲课,她也说很感兴趣~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塔罗大师要花多少钱能够请来,手上没有银子,清流也不敢细问~

稿子已经交给“心探索”,我想过两期应该会发出来(稿子是交了,但他们什么时候发我基本都是没准的……)。没有做广告的意思,只是觉得采访中Mary Greer确实还是说了很多有趣的事情,而且我问的时候有相当一部分问题也都是扣在塔罗上,向Mary Greer求教了不少,在采访稿中她回答的主干我都尽量记录在文中,希望对大家的塔罗学习也会有所助益。

BY: 清流

Blog /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 / 阴影手记

Comments: 1 Comment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 XVII 星星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经过了吊人、死神、恶魔、塔等等一系列考验,星星可以说是长期压抑后第一张具有乐观向上精神的牌,就像熬过了重重坎坷终于等到的扬眉吐气的一天。不过正如我在讲解死神、恶魔的时候并不会特意强调其负面意义,在讲解星星的时候,我也不会特意强调其正面意义。星星的关键词是“希望”,但星星的希望和乐观通常是不现实的。正如我在塔的讲解中写的:这个世界很少像我们想象得那么美好,但也很少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塔所表现的是这句话的后半部分,而星星所表现的则是前半部分。

最有名的关于“希望”的故事大概是潘多拉的盒子,潘多拉因为无知把疾病和痛苦都放了出来,却独独把希望永远地锁在了黑暗的盒子里。所以说到底我们希望的很多事情在现实世界中都是没办法实现的,也因此星星牌虽然美好,但其出现时是很少指向现实情况的。星星牌与当事人的心理状态更相关,它意味着当事人处在一种充满希望、相信事情会有个积极结果的状态下。

星星的带来的积极感受虽然令人愉快,却并不稳固,因为其缺乏物质和现实的衡量。这样纯粹欢愉当然可能来源于灵性觉醒,但更多是由于无知或长期压抑。无知的情况通常发生在当事人刚开始着手某件事情,由于对未来的困难缺乏认识,一味沉浸在成功的想象中,当事人就会陷入一种飘飘然的状态下。长期压抑的情况则要看各位有没有这种经验:就是一个人在遭遇了很大的困难和挫折,心里很痛苦的时候,有时会突然没来由地变得意外的乐观。虱子多了不咬,饿过劲儿了肚子不叫,现实情况并无任何好转,但心情却突然好得像打了吗啡一样——这种心理应激反应产生的幻觉般的无限乐观状态也是星星牌的体现。

不过不论是哪一种希望和乐观,虚幻的东西总是没办法持续很久的,当事人很快就会跌回到现实之中。而如果之前没有充足的实际准备,当事人很快就会体会到什么叫“现实是残酷的”。因此,通过牌阵中的其他牌来考量当事人在现实中的真实情况就显得尤为重要。如果星星出现的同时又出现宝剑、圣杯一类飘飘然的牌的话,现在的快乐很可能就是空中楼阁;相比之下如果有钱币和权杖就要安全一些,但事情也未必会有当事人想得那么美好罢了。

当然,论断要根据实际情况考虑。如果求问之物本身不需要物质、现实支持就另当别论。无知天真的孩子大多不会老谋深算、陷害他人,长期经历痛苦的人多少对他人的痛苦也会抱些同理心,星星牌出现的话,当事人多少在当时也都算是善良可人的人。而且正因为没有世俗的束缚,才能够天马行空地想象,星星牌对于与创意相关的职业都会颇有助益。另外只要是不需要经济基础,最终目的不是物质的事情,星星大多都还是会有好的论断的,比如背包旅行、灵修——如果当事人所追求的本身就是感觉、直觉之类的话,情况都还会不错。

逆位的星星意味着“幻灭”。
美好的梦想破灭了,即使那个梦想本来就是不实际的也仍然是痛苦的。逆位星星向塔倒退,处在一种极其沮丧的状态下,相信事情只会越来越糟,就算想应对也觉得想不出任何主意,创造力枯竭,希望破灭。但现实是否真的这么糟糕呢?星星正逆位的差别与一句老话颇为相应:善恶一念间。其实不仅是善恶,成败、好坏、悲喜也都是在一念之间的。现实原本只有一个样子,但它在我们眼中却会随着我们的心情、对于事物的看法和信念变化出千百个样子。有时候我们相信自己无所不能,有时候又认为自己一无是处,但其实我们只是我们。一瞬间念头可以转千百回,但脚下的路却是只能一步一步来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