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November, 2010 | 清心流 · 安見閣

BY: 清流

Blog / 阴影手记

Comments: 10 Comments

[Q&A]秘契主义简释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自从写了《Western Esotericism》的书评之后,有些同学称搞不清秘契主义究竟是什么,这里来简单说明一下。

秘契词意释疑

秘契(esoteric)这个词来自希腊文的esoterikos,基本意思就是“在XX里面的”。这个词在历史文献中第一次出现是在卢西恩谈到亚里士多德的时候,说到亚里士多德的学说有秘契部分(esoteric,内部的)和世俗部分(exoteric,外部的)两部分。秘契一度被用来特指毕达哥拉斯对其一小部分门徒传授的教义(毕达哥拉斯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神秘主义者,神秘到根本书都不肯写),后来这个词就被用来泛指只对某一小撮门徒传授的特殊教义。秘契一词在1655年托马斯·斯坦利的哲学史一书中被引入英语,所用的就是最后泛指的那个意思。

秘契主义研究

秘契主义研究是一个学术领研究域,主要涉及对与公开的机构化的宗教传统中的信仰、实践、经验非常不同的替代和边缘宗教运动或哲学的研究。具体上,秘契主义研究的涉及领域目前包括与十九、二十世纪的巫术运动、玫瑰十字会、神秘结社和神智学有关的炼金术、占星学、诺斯替主义、赫尔墨斯神智学、卡巴拉、魔法、神秘主义、新柏拉图主义内容和新宗教运动。

BY: 清流

平安京

Comments: No Comments

[杂志稿] 黑魔法 vs 白魔法

《心探索》稿件,谢绝转载。

文/清流

不少人都听说过,魔法是分为黑魔法和白魔法的。通常人们认为,黑魔法就是黑暗邪恶的咒法,白魔法就是善良纯洁的咒法,其实并不全然如此。虽然真正的魔法中也有采用类似的分类,但大众所熟知的黑白魔法事实上主要是基督教传播开的。

基督教是一个非常黑白分明的宗教,上帝与撒旦是对立而无法相容的。在早期基督教的传教过程中,基督教教士不得不面对大量的民间土著宗教和其他与它类似但却不同的宗教。在黑白对立的早期基督教传教士眼中,凡不是奉基督之名的宗教皆是虚假的,凡不是基督教士所行的术法都是邪恶的。如果世间真有魔法,则基督徒所行的魔法的必然是纯白无瑕的,而其他所有基督教义中没有包含的术法就都被当作是黑魔法来看待。在被教会禁锢的中世纪,一度连民间用草药治病都会被当作施行黑魔法来对待。(这也是为何中世纪猎巫运动的受害者大多都是农村的妇女:一来她们文化水平不高,不懂得为自己辩解;二来她们所使用的民间知识在基督教正统经院中大多是未曾听闻的。她们也自然就被当成了使用黑魔法的巫婆来制裁。)对于黑白魔法这种以基督教为中心的简单分类方法在主流社会持续了上千年,直到现代科学兴起,才逐渐衰退了。

在现代魔法中,如果简单地来分类的话,可以将魔法分成黑魔法、白魔法和灰魔法三种。正如之前所说的,魔法的根本是人的意志,因此魔法的黑白也不是通过使用的法术本身的特质去定义的,而是根据使用者在使用的时候所持的意志去定义的。即使是同样的施术方式,如果使用者所抱持的是伤害他人的意志,法术自然就会变成黑魔法;反之如果抱持的是支持、帮助他人的意志,法术就会自动变成白魔法。另外,如果在施术过程中必然会对其他生灵造成客观伤害的通常也都是黑魔法,比如蛊术、降头——在明知会累及其他生灵的情况下还特意为之,这本身就和蓄意伤害这些生灵没有差别了,也因此这类法术无论最终目的为何都无法摆脱黑魔法的名头。

当然,魔法的领域是很广泛的,魔法师在探索和实施魔法的时候也有许多不同的目的,其中有很多目的与他人是并不相关的,比如探索知识、自我训练等等,这一类没有明确黑白属性的魔法就被称为灰魔法。对于真正的魔法师来说,通常一生中所使用的绝大多数魔法都会是灰魔法,像练习施术、养护仪式用品等等这类魔法师不可避免要经常使用的法术无一例外都是灰色的。其实有不少高水平的魔法师都是为了探索真理、发展自身走上魔法的道路的,在这些人中,有不少人一生都没有使用过黑魔法或白魔法,因为对他们来说,使用这些魔法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BY: 清流

Blog / Portfolio / 残心

Comments: No Comments

以MDMA辅助心理咨询治疗创伤后遗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这两天去了个讲利用MDMA配合心理咨询治疗创伤后遗(PTSD)心理障碍的工作坊。因为MDMA这个东西被魔化得比较厉害,好像挺敏感的,我 就只大概聊聊工作坊里听到的和看到材料里写的,仅供参考。虽然尽量减少提及术语和细节,但因为涉及医药和心理治疗的专业内容,本文仍然极其硬,我写出来也 只是因为在国内从来没见过,希望将国外的研究介绍过来。非心理治疗专业的朋友请直接跳过本文。

MDMA俗称摇头丸,在致幻药物里,MDMA属于比较安全,成瘾可能性较低的药物(它的另一类似药物MDA相对成瘾可能性就高很多)。虽然过量服用毫无疑 问会导致各种不良后果,但在适量或少量服用,并且有效控制服药和药效发挥过程中服药者的外部环境的情况下,危险性和服用后的副作用都并不大。(基本就是说 你吃一片阿司匹林,和一口气吃一板而且吃完了以后跑半夜大街上去耍,这两者之间的差异。)创伤后遗主要是指人在受到严重身心创伤后产生的心理和社会功能障碍,比如从血战中回来的士兵失去与人沟通的能力,经历了巨大灾害(比如地震、火灾)之后的人噩梦不断经常惊恐发作,或暴力和性侵害对人造成的严重精神创伤等等。

MDMA所造成的心理作用主要是抑制对于各类客观和情绪威胁的恐惧反应,并减低服用者与他人和外界的界限感,减低人的防御性,这对治疗创伤后遗有很大帮 助。创伤后遗治疗中的主要困难之一是来访者由于心理防御拒绝与创伤记忆接触,但不先回忆起来就无法重构回忆,治疗也就不可能成功,而MDMA可以自然减低 来访者防御性,创伤记忆就变得容易触及。另一个创伤治疗的主要困难是,来访者回忆起创伤经历后很容易情绪失控,导致治疗失败,严重的甚至可能导致来访者再创伤 (类似于断过的骨头又被进一步掰断了的状态,这也是创伤治疗中的主要危险性和挑战)。而由于MDMA有减低当事人恐惧反应的效果,就可以帮助来访者将情绪 控制在可承受范围内,最大程度上避免了再创伤的可能性。另外MDMA配合的心理治疗疗程很短,目前的研究咨询次数大多不超过3次,以心理治疗来说疗程可以 说是无比短。(当然,每次咨询时间比较长,因为MDMA的药效为6-8个小时,药物起效后咨询师要全程陪伴治疗。)目前研究结果看来,疗效总体不错,而且 治愈有持续性,不太会复发。

具体的治疗的技术操作和原理方面写起来也太多太学术,就不多说了。以上 研究成果是Multidisciplinary Association for Psychedelic Studies的June M. Ruse, Psy. D, Lisa Jerome, Ph.D, Michael C. Mithoefer, M.D, Rick Doblin, Ph.D.,和Elizabeth Gibson, M.S做出和讲解的,感兴趣的请到专业数据库直接查他们的论文。我忘记了具体是谁,以上这五个人中有两个人是跟研究出LSD的化学家学习工作过的。目前还 听到与MDMA有关的研究,一是利用MDMA治疗强迫症,一是用MDMA治疗自闭症,但都不如治疗创伤后遗的研究完整,感兴趣的人也可以找找。

BY: 清流

Blog /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 / 阴影手记

Comments: 14 Comments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终篇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系列到今天就告一段落了。希望大家在读这个系列中都能有所收获,如果有什么想法和反馈也尽可以写给我。这是清流第一次写系列,只是想尝试一下所谓“连载的压力”究竟是怎样的。而且感觉很多塔罗教程和资料都比较刻板,所以这个系列中,清流是尽量写得生动些,跟现实生活联系紧密些,希望大家对神秘兮兮的塔罗能有更多现实感。

虽然系列结束了,如果有时间,清流以后还是会跟大家分享自己的塔罗心得。学习塔罗其实就是个熟能生巧的过程,天天看牌阵的话,一两年怎么也会有个小成了。清流接触塔罗大概已经有十年的时间。如果觉得清流写的经验很厉害,不要担心,功夫下到时间耗到,你只可能比我好,不可能比我差;如果觉得这个系列也就不过了了,那清流就等着有一天拜读你的大作了。

接下来会开什么系列清流还没有想好,不过我想应该是会和心理有关的系列。目前想到的一个是占星与心理的杂文系列,主要是把心理学概念、一些个人发展和关系理论和占星的解读联系起来,我想应该会写得比较贴近生活,不会太学术化,可能会出现一些案例,但这方面还没想好;还想到一个是为心理咨询中的来访者写一个系列,主要是怎么找心理咨询师,怎么咨询合适自己,还有跟咨询师遇到各种问题要怎么办,因为感觉国内心理咨询行业本身不太成形,一方面大家对心理咨询没有概念,另一方面行业对心理咨询师也没有什么职业道德规范,来访者处在比较弱势的地位有些指导会比较好。

不过不论如何,以后再开应该都会是比较松散的系列,不会像经验谈这样每月必写一篇了。当然,博客本身的更新速度大家还是不用担心,有空我都会尽快更新,因为想写的东西还有很多呢。

BY: 清流

Blog /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 / 阴影手记

Comments: 2 Comments

清流的塔罗经验谈· XXI 世界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清流对世界的态度和大家常用的解释可能稍稍有点不同。很多人以为成长和前进之后是终点,但事实并非如此。不论完成了多少件事情,我们的人生也还要继续下去;从某些灵性传统的角度来说,人还会有来生、轮回,就连死亡都不会成为终点。所以其实,绝大部分人到目前为止,根本就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终点。可是我们确实是在成长的,也是在前进的,那么在成长之后等待我们的是什么呢?是“平台期”,而世界牌最主要的意义也就是平台期

平台期是什么?就是经过一段成长之后,一个人或一件事情进入了保持和稳固阶段。在这一阶段里不论你做什么,从外部来看都不会有太明显的效果,并不是你做的事情没有意义和价值,而是经过突破式的发展后,在跨上新一级台阶前,你需要积累新的经验和能力,而这个积累过程是极其漫长的,一朝一夕是看不出变化的。世界牌所代表的是一个增广见闻的时期,虽然也许短时间内什么都不会改变,但在这个时段里,你却有充足的精力去探索自己喜爱的事物。旅游通常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在世界的保护下,基本可以保证旅行安泰也有所收获。广交朋友或者广读诗书也都是不错的选择,既然无法马上改变,就多去看看不同的可能性,也许在那些你未曾想到过的可能性中,你就会发现新的契机,再次踏上波澜壮阔的旅程。世界也代表与自然世界的沟通,去大自然中充充电放松一下疲惫的身心,会让以后的路走得更稳健。

另一方面来说,作为塔罗22张大牌中的最后一张,世界是一张完满的牌。但事物完满了就难有变化,有棱角的石头可能随便磕碰一下形状就会有所改变,但浑圆的石头滚很久说不定也还是浑圆的。而且一个面面俱到的事物,就必然难有个性,所以世界牌其实是全部大牌中最没有特性的一张牌,原本也是很难判断好坏的。不过人大多是喜欢追求安定的。即使不是自己最理想的状态,只要能够安定下来,许多人也愿意随遇而安,甚至随波逐流,那些未竟之事,茶余饭后偶尔感怀一下也就够了。所以很多时候,抽到世界牌的人对于这张牌所代表的安稳都是满意的,也是会觉得满足的——经历了这么多风霜,总觉得也该安定下来了。而“心满意足”对于人生来说,不就已经是一种成功了么?

但也有时候,你会遇到在极糟的情况下抽到世界牌的人,比如正处在事业的谷底,感情正在胶着状态,诸如此类。这种情况虽不常见,但如果遇到就颇为棘手,因为这时候世界牌基本是一个噩梦。由于其稳定的特性,不管你当时处在何种情况下,这种情况都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保持下去,而且是原封不动地保持。在较长效的牌中,世界有时候是最恼人的一张。它既不像命运之轮总在时段尽头许诺给你缓慢的改变,也不像塔彻底把你压倒,让你应付不暇。世界牌给人的感觉像是在给养刚好够用的情况下在撒哈拉大沙漠里开车:一马平川的路面,无论怎么开都像是没有变化的景色,与干旱和燥热长期对峙,极不舒服而又无聊至极,因为你无计可施。在开出这片沙漠前,你只能继续重复同样的机械化动作。这些动作很可能将最终带你离开这片沙漠,但现在这一点可完全看不出来。面对这样的情况,你只能生扛。虽然通常建议当事人尽量给自己找点什么乐子,但在这种情况下,再有趣的玩乐恐怕也会感觉无味。

如果说正位世界是十全十美的话,逆位世界就是所谓的“十全九美”,缺了一门。由于世界牌本身的安定性,即使抽到逆位世界,说到底也绝不会是什么要命的事情,但逆位世界却总是有所欠缺。也许你拿到了想要的东西结果却发现,自己不知为何还是不满意;也许你正大踏步地顺利向目标A前进,岔路上突然冒出个貌似更好的目标B;未来是美好的,但总是有人些让人心情烦乱的事情发生,或者说不定只是庸人自扰。但正是因为这种残缺性,才给机会留下了出口。这是一个思绪有些烦乱的时期,但现实本质上却并不糟糕,因此只要重整思路就可以顺利前进,比现在看来更大的成功也是可能实现的。另外世界逆位也有可能是巨大的成功已经过去的意思,这种情况下,当事人也许会有心理落差,也许只是想好好休息一阵,一切就端看当事人自己的感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