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February, 2011 | 清心流 · 安見閣

BY: 清流

Blog / 残心

Comments: 9 Comments

参加全息呼吸法工作坊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昨天去了个全息呼吸法(Holotropic Breathwork)的工作坊。全息呼吸法其实就是用某种特殊方法呼吸,来进入非常意识状态(non-ordinary state)的方法。这个方法是Stanislav Grof和Christina Grof发展出来的。他们两个原来是研究LSD疗法的,后来LSD在美国被列为违禁药,而他们又不想触犯法律,就改为研究以呼吸代替LSD的方法,进而发展出了这个方法。

我只是对如何用呼吸引发非常意识状态好奇而参加的。非常意识状态这个东西虽然听着很玄乎,其实每个人多少都会有点经验,说白了就是只要不是“日常意识状态”就都是“非常意识状态”了。比如你平常都很乐观,某天听了点伤感音乐突然感觉世界灰暗了一把,也算是体验了某种非常意识状态。当然,像灵魂出体、天人合一这样比较极端的非常意识状态体验,就不是人人都经历过了。

工作坊一开始,老师先介绍了一下全息呼吸法的发展史,并且讲了呼吸的方法和体验时候的注意事项,然后我们就开始分成两组进行体验。体验的时间大概是三个小时,基本上就是躺在那伴着音乐按照方法呼吸,看会出现什么体验,然后大家再回到小组进行讨论。分成两组进行的目的是让一组人在体验的时候,另一组人能够帮忙看着。因为有些人体验的时候会有一些动作或者需要人帮忙,这时候如果旁边有一个人能看着保证他动的时候不受伤,并且比如要喝水的时候有人帮忙拿,就比较安全方便了。

小组讨论的时候,很多同学提到了很多神奇的体验,比如看到自己的前世、突然重新经历小时候的事情、或者星际旅行之类的。我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体验,无非就是全息呼吸法会造成血氧过高,结果你就会感觉浑身发麻,头晕乎乎的。这个情况有点像喝醉酒,但没有喝醉酒那么意识模糊。而且我感觉这个方法还挺花力气的,至少我呼吸了一个小时以后感觉实在太累了,于是……大大咧咧地睡着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体验时间已经快结束了……不过睡得倒是还挺香~

后来我跟其他几个组员聊天,发现有比较夸张体验的有不少是原来没有或者少有非常意识状态体验的人,而过去通过其他方法体验就比较丰富的人用这个方法有时反而没什么体验。可能是过去非常意识状态经验比较丰富的人,在体验过程中都产生了一套比较适合自己的诱导方法,如果硬要用其他方法,反而觉得不适应了。

BY: 清流

Blog / 星盘上的人生 / 阴影手记

Comments: 2 Comments

父母皆祸害:一四宫的永恒刑克

By Nocturn~清流 from 安見閣(blog.anseeing.com)

『They fuck you up, your mum and dad.
They may not mean to, but they do.
They fill you with the faults they had.
And add some extra, just for you.』

『他们毁了你,你的父母。
他们未必故意,却如此做了。
他们用他们曾经的错误把你塞满,
然后再特意为你,多加两笔。』

父母皆祸害,一个豆瓣小组的名字。这个小组曾经引起媒体的大范围关注,直到今天也仍然存在。因为父母和子女的冲突是一个永恒的命题,父母得到了主流媒体的所有话语权,而子女就在新兴媒体上求生存。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劳苦半生的父母们和天真无辜的子女们,进行着永恒的对峙。

我的占星老师Noel Tyl给我上的第一课是这样的:星盘就是人生的映像,星盘上显示出的模式,就是人生经历的模式,人们从这些经历中学习,就成长为了他们今天的样子。在星盘上,代表自我认同与个人身份的第一宫,与代表父母和家庭的第四宫之间几乎永远相差90度。这意味着,在绝大多数星盘中,这两个宫位永远互相刑克;也就隐喻着,在绝大多数的人生中,自我与父母永远少不了冲突。

中国自古就有一种集体主义倾向,一种强烈的家族意识。子女从父母那里继承他们的财产、名誉、身份、地位,与此同时也将孝顺父母作为人生的重要责任。因为中国的父母所给予子女的不仅仅是衣食,而是他在这个社会中生存将需要的一切;父母不仅教给子女衣食住行,也教给他自己是谁、要什么、怎么要。与西方鼓励每个人确立属于自己的独立身份认同的文化相比,在中国文化中,“独立的个人”事实上根本不存在,直到时代的变迁把这个问题推到每个国人面前。“我是谁”变得无法逃避,不论认同父母还是另立门户,总有一天孩子要做出决定。而孩子确定自己身份认同的这个时期,中国的父母把它叫做“叛逆期”。因为在这个剧变的时代里,面对截然不同外部环境的孩子,所作出的决定经常与父母背道而驰,而这是提倡延续性的传统文化所不能理解的现象。

在星盘上,青少年时期是一四宫冲突激化的时期,即使是最为和谐的父母与子女之间,也难免有所磕碰。而对于一四宫之间本来就关系紧张的星盘,亲子之间剑拔弩张、甚至打得头破血流也就在所难免。有无理取闹的孩子,也有伐害子女的父母,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子女要离开父母这座大山,独立走出自己的人生轨迹,而父母仍然紧抓不放,生怕子女误入歧途。可是相刑的两个宫位不可能弥合,而只能以紧绷的张力出现;子女永远不可能和父母一模一样,而只能在这份冲突中成长。喊出“父母皆祸害”,是子女自我意识的觉醒,不论正误与否,他们都开始了自己独立的判断。

记得去年《心探索》做了一期亲子关系的专题,就提到父母皆祸害的问题。其中有个BBS栏目是大家一起谈对现在国内亲子关系的看法,当时我是这样写的:父母和子女,一个倾向于维持现状,一个总期待改变现状,天然就不可避免地产生冲突。在现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下,人人都心浮气躁,家庭成员作为“最安全”的情感发泄对象,难免互相成为对方的靶子。如果父母和子女双方都对自己究竟在做什么,根本上又需要什么更有意识的话,也许情况就会好得多了。毕竟,家人又何必搞得这么苦大仇深。

BY: 清流

Blog / 残心

Comments: 4 Comments

Noel Tyl采访记

前阵子采访了我的占星老师Noel Tyl,正准备整理稿子,就想到来随便扯扯关于他的事情。其实每年我们都会见一次,Noel每年年初都会在新泽西开一次专门针对他的学生的占星研讨班,今年是我第二次去。研讨班里有毕业生,也有刚开始学的学生,大家水平差距很大,不过气氛感觉相当和谐~关键是,这里的每个人对占星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知无不言,于是就能听到很多外面不容易听到的内容。

Noel是个存在感很强而又风格多变的人。因为他以前是很有名的歌剧演员,所以在公众面前讲话、参加电视节目之类的,对他来说也都是小菜一碟。他很懂得考虑受众去传达思想,至少我是这么觉得。我采访的时候,因为提到读者可能对占星了解不多,他讲得就很浅显明了,可是给我们讲课的时候思路就完全是跳跃式的,很复杂的内容很快就会讲过去。

说起来Noel做占星已经40多年了,而且是研究与实践并重的类型,书也已经大大小小出了30多本,许多当代的占星家刚开始学占星的时候,他已经在占星方面颇有造诣了。因为是在哈佛读的心理学,他的占星与精神分析的很多思想结合非常紧密(哈佛是精神分析很强的学校),加上他发展的太阳弧推运技术和对汉堡占星学派的借鉴,他的整套占星方法可以说是自成体系而又相当精准。不过我也曾经和他探讨过关于占星和文化的问题,同样的征象在不同的文化和国家命中率很可能是不一样的,准确度再高的方法移植的时候都要考虑环境和文化。比如他提到过占星方面糖尿病的诊断,说光看星盘,他对美国人糖尿病诊断的正确率可以达到90%以上,但到了俄国正确率就只有80%左右,因为两个国家饮食结构不同。

虽然Noel是个很严格的老师,但我还是很喜欢跟着他学的,因为他讲课的时候没有玄虚。他说很多占星师对自己的知识很没底气,很多内容不分享给别人,他一点不担心。事实也确实如此。占星是需要累积的,即使他把所有知识都分享给我们,我看一个盘还是要看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而他只要3-5分钟就可以搞定,而且讲得字字珠玑……

今年Noel要去日本,据说是由三个公司共同邀请和赞助,一共要去十天,内容有讲学也有个人咨询,想来应该是一场占星盛宴。他还问我有没有去中国的机会,他对中国很感兴趣,而且毕竟现在他已经70多岁了,再过几年能不能飞这么远的距离就不知道了。不过中国的市场相较日本的来说又要不成熟许多。我和日本同学聊起两边占星市场的差异,他们说其实日本的占星市场也不成熟,大众都喜欢比较娱乐的内容,即使是学占星的人看的也大多是一些内容很软的书,像Noel这样的技术型泰斗知道的人反而少。其实对于已经年逾70的Noel来说,名气之类的早就已经是浮云了,不过他还是希望这套占星方法有人能传承下去吧。